杭州推宝科技有限公司

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宠不停

第1章 是你下的药?

“唔……”

痛——

身体像被车子碾过了一样。

侧躺在king-size大床上,白兮费力的翻动了一下纤细的身子,薄毯倏的滑落,露出了胸口姣好肌肤上细碎的吻痕。

清晨刺目的阳光扎进她琥珀色的瞳孔中。

令她美丽的双眸瞠然睁大——

昨晚男女疯狂绞缠的画面断断续续的钻进她的脑子里。

“不……”

白兮,痛苦的一闭眼。

无力的用双手一抱着头。

“咔嗒……”

套房的门被打开。

白兮一惊。

睁开眼睛,堪堪扯过毯子裹住自己,便见穿着深V包臀红裙的继妹,摇曳多姿的向她走来,“姐姐,昨夜刘导满足你了吗?”

“白敏,是你下的药?”

白兮被刺激得双眸通红,被子下的小手死死的攥起。

“是又如何!”

白敏吹了吹了腥红的指甲。

“你该庆幸,你还有点用处,否则——”

她又欺近了白兮几步,“就该和你那无用的妈一样——去死!”

“呵……”

盯着白敏看了几秒,白兮突然报复性的笑了,“可惜,昨夜睡我的不是刘导。”

昨夜睡她的男人是谁,白兮不知道,只要不是刘导就好。

随手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裙,她无视白敏的存在,利落的往身上穿。

“你要倒霉了。”

白敏也笑了,幸灾乐祸的看着向白兮,“刘导死了,你是他最后见过的人。”

穿衣的动作一僵,白兮的脸色微变。

转瞬她又淡定了,“不可能,我早甩开刘导走掉了,不信可以调监控。”

“很遗憾的告诉你,这家酒店姓章,是宁宸哥哥在管理。”

扯了扯深V的领口,白敏故意露出脖颈上深色的草莓。

“姐姐,还忘了告诉你,宁宸哥哥昨夜在我的床上,所以——”

得意的一扬下巴,白敏拉了个长长的尾音,“监控的事儿,你懂的……”

“白敏,你……”

狠狠的磨了磨牙,白兮再也忍不住,一抬手就要甩给白敏一耳光。

白敏原本想躲开,但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语气立刻软了下来,神情也楚楚可怜,“姐姐,我知道错了,你随便打我骂我都行,千万别怪爸和宁宸哥哥……”

白兮一愣。

手停在了半空中。

下一秒,便见白敏突然向旁边一歪,摔倒在地。

那姿势,分明就像是她推的一样。

“住手,白兮——”

一声叱责从门口响起。

白兮收回手,诧异的一转身,便看见脸色寒厉吓人的未婚夫章宁宸从门外走了进来。

直接越过她,扶起地上白敏,“敏敏,你没事吧?”

白敏几乎将整个人挂在了章宁宸身上,“宁宸哥哥,真的是姐姐想红,我就好心的带她去见了刘导,谁知道姐姐为了红,真,真的去陪睡了……”

“敏敏,我知道,放心,一切有我。”

安顿好白敏,章宁宸转身目光阴狠闪烁的盯着白兮,就仿佛盯着一坨垃圾,“白兮,我真该庆幸还没娶你过门。”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一,你和刘导同时出现的监控视频,我派人送去警局,你等着坐牢。”

“二,自己和你爸说,你自愿解除我们的婚约,放弃白氏的继承权。”

看着章宁宸此刻丑恶阴狠的嘴脸,再联想到这个男人曾经信誓旦旦的说爱她,一瞬间,白兮的心脏仿佛被刀狠狠的刺穿。

一股怒火翻涌而出,白兮红着眼眶声嘶力竭的质问,“章宁宸,这一切都是你和白敏故意设计的,对吗?”

“差不多吧,反正结果都一样。”

章宁宸一点没有愧疚,反而有肆无恐,紧贴着白兮的耳边冷笑。

“你……”

白兮的心脏再次被刺得鲜血淋淋,她早该想到会是这样。

“白兮,你这个逆女。”

“婚前做出这等丑事,还卷入一桩命案,想嫁进章家,你不要脸,我们白家还丢不起这人呢。”

“我白志文以白氏企业现任当家人的身份,废除你白氏企业继承人身份,同时决定让敏儿和章家联姻。”

父亲白志文突然现身,看向白兮的眼底满是厌恶。

“嫁不嫁章家无所谓,当不当白氏企业的继承人我也不在乎,但我妈留给我的白氏企业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必须给我。”

纵使心里血流成河,白兮耸耸肩,面上还是装作无所谓。

反正她早知道偏心严重的父亲,肯定会借题发挥,但母亲留给她的东西她必须要据理力争。

“我是你爸,我怎么不知道还有百分三十股份的事儿!”

白志文轻蔑扫了一眼白兮,双手抱胸冷笑。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白兮很想上前大逆不道的抽她爸几耳光。

母亲去世时,她还小,遗嘱一直被她爸收着,当时她已经认字,知道遗嘱的内容。

现在她爸说不知道这事,肯定是把遗嘱毁掉了。

遗嘱没了,现在她说什么都白扯。

她只恨当时太小,不应该被她爸几句好话给骗了,把遗嘱交给她爸保管。

“呵……”

白兮怒极。

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冷笑的看着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

母亲去世,父亲把她后妈迎进门那一刻起,就把所有的关心和宠爱都给了后妈带来的白敏。

她早该认清事实。

剧烈痛感攫住了白兮,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臭丫头,你那是什么眼神。”

白志文见目的达到,又装出一副为白兮着想的模样,“算了,看在你去世母亲的份上,我已经在国外联系好了一所大学,你马上出国去避避风头吧。”

“我,恨你们……”

白兮把眼泪硬逼回眼眶,绝望的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

四年后,帝都。

“小兮兮,我出差刚回来,现在有空吗?”

“想约我?”

“当然了,老地方见,不醉不归。”

刚回国安顿好的白兮,挂了好闺蜜苏苏的电话,打车很快到老地方——

夜魅酒吧。

刚一下车,白兮就看到,早就到了的苏苏紧锁着好看的眉头,正半倚着酒吧的大门,夹着一只女士香烟吞云吐雾呢。

“苏苏,你又失恋了。”

白兮紧走两步靠近苏苏,笑着打趣。

第2章 为了他值吗?

“唉……”

苏苏低低的叹了口气,“小兮兮,走,陪姐姐不醉不归……”

“又是为了他!值得吗?”

“值。”

苏苏的身体稍稍僵了一下,语气却很坚定,“就像小兮兮你义无反顾的生下豆豆和小白一样值。”

“罢了,不说了。”

白兮很无耐的摇了摇头。

两人要了个包间,开始拼酒。

很快酒量不高的白兮就有点醉了,一醉她就想吐。

“苏苏,我去趟卫生间。”

白兮说着就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朝洗手间走去。

到了洗手间,她的胃翻腾得更加厉害了,眼睛也有些模糊。

“哗哗……”

有流水声传来。

那应该是盥洗台。

她赶紧加快了步子冲了过去。

谁知脚下一虚,差点跌倒,下意识的一伸手,她扶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

耳边传来持续的流水声,她分析应该是盥洗台的边沿。

但又和记忆中瓷器的冰凉不太一样,是带了点温热的触感。

晃晃脑袋,她仔细一看,扶的怎么好像是一个人的胳膊。

眨了眨惺忪的醉眼,她疑惑的顺着这条胳膊往上看。

倏地,一张立体完美的人脸呈现在了她面前。

纯黑的碎发,在灯光的折射下泛着耀眼的光泽。

两道飞扬的剑眉下,一双幽深莫测的眼眸中流露出了难以言喻的矜贵气度。

是个男人,还是个气质高贵的男人。

此刻,厉天烨低头看着这个死死抓住他胳膊的女人,好看的剑眉不悦的拧成了一字型,薄唇轻启,吐出了一个字,“滚……”

“哇……”

下一秒,女人一张嘴直接吐了出来。

静……

一时间,世界都好像静止了。

醉酒后,脑袋有些迟顿的白兮,没查觉到有什么异样。

吐完,她习惯性的要去漱口,发现水声不见了,立刻不满的嘟起性感的小嘴,“怎么没水了,水龙头坏了,还是我不小心给关了,我再拧一拧试试。”

厉天烨的脸顿时黑了,恼怒的钳住女人伸过来的罪恶小手,把她拖到一边的墙上靠着,然后在把污物冲走后,才匆匆去拉裤链。

“喂,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缺德,水龙头你用完了怎么还要藏起来,快点拿出来,我还要漱漱口呢,不拿是吧,我自己来拿,我警告你,不许阻止,否则我举报你损坏公物。”

白兮看见男人的动作,气得小脸通红,不满的大声叫嚷道。

纤葱手指更是不老实的上前,她趁厉天烨不注意强行拉开了他刚拉上的裤链。

接着一弯曲线毕露的腰身,就低头凑了上去。

瞬间,周遭的空气再次安静得有些诡异了。

缓过神来,厉天烨的脸马上沉了下来,直接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拖到真正的盥洗台处,拧开了水龙头。

再次听见“哗哗……”的水声,白兮就像濒死的鱼遇见水一样,立刻伸出双手去撩凉水拍脸。

冲了两把脸,白兮的意识稍稍清醒了。

一回头,她正好撞上厉天烨漆黑幽深的双眸。

“那个,先生,你走错洗手间了吧。”

才看清身后竟是个男人,白兮美眸一瞪,先入为主的质疑男人。

厉天烨的脸彻底黑了。

懒得和女人解释这里是男厕,是她走错了。

拉好拉链,他片刻也不想待在这里,径直离开了。

厉天烨一走,白兮当他默认了,再看他走时无所谓的样子,恐怕还是个惯犯。

“偷窥狂,死变态……”

白兮嘴里咕哝着,开始跄踉的往回走。

一回到包间,她就对着苏苏猛烈的吐槽,去趟卫生间也能遇到变态。

尤其那个变态,帅得跟他儿子似的。

呃……

那个变态,怎么会像他儿子,一定是她眼花了。

“嗡嗡……”

苏苏刚要好奇的问几句,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苏苏姐,不好了,我看见我哥抱着一个学生妹进了酒店……”

“什么,霍亦亦,你哥他敢劈腿,快告诉我酒店名和房间号。”

“夜魅酒吧对面的皇朝酒店,8818套房。”

“卧槽,正好我在夜魅,好,我马上杀过去。”

挂了电话,苏苏看着又开始迷糊上的白兮,很头疼,“小兮兮,你说你逞什么能,醉成这样……”

“我没醉,苏苏,你要去捉奸,我陪你去……”

白兮摇摇晃晃的拉着苏苏就走,一点不给苏苏拒绝她的理由。

……

皇朝酒店8818总统套房。

从酒吧出来,厉天烨直接回到了他订好的房间。

简单的冲了个澡出来,就发现床上的被子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好像有人在动。

上前几步,他恼怒的一挥手,掀起了被子。

瞬间,一个清纯干净又带点害羞的学生妹,露出了青葱水灵的脸。

倏地,男人幽深锐利的双眸危险的一眯。

真是防不胜防,又着了那两坑货的道。

扫了一眼学生妹,他更烦了,冷着脸,抬手甩了一张支票,“出去。”

学生妹没想到,她要陪的人会是厉天烨。

厉天烨是谁,那可是站在帝都商业圈金字塔顶端的传奇人物。

能被他睡一次,这辈子就不愁吃穿了。

顿时她不想放过攀高枝的机会,越发楚楚可怜,“厉,厉总,求您要了我吧,要不,他们会打死我的。”

“滚……”

厉天烨径直打开了房门。

看着男人沉阴似水的脸,学生妹起身垂着头狼狈的跑了出去。

“嘭……”

慌不择路的学生妹撞上了前来捉奸的苏苏。

“真的有女人!”

苏苏身旁的白兮见了,热血直冲脑门,“苏苏,你等着,我帮你去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渣男。”

“变态,是你。”刚跑到门口,白兮就看到冷沉着脸,半裹着浴巾气质凛然的厉天烨,马上火气更旺了,“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鸟。”

说着她上来就给厉天烨一个过肩摔。

“说,你又是谁送来的。”

一只手就把白兮制住了,厉天烨鹰隼般的眸子危险的一眯,声音冰寒彻骨。

“你放开我。”

白兮的双手被攥得生疼,心里一慌,忙不安的朝身后喊道,“苏苏,快过来,我一个人搞不定……”

第3章 女人,你够了!

听了这话,厉天烨诧异地回头,正好看到悄悄的往门外退的苏苏。

苏苏被抓包,吓得直缩脖,干笑两声,弱弱的开口,“小,小舅舅,您忙您的,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看着逃走的苏苏,厉天烨的眸光微闪,里面盛满了火光。

这女人是苏苏弄来的!

今天还真是个好日子,刚赶走一个,又来一个。

他这外甥女倒是知道采用迂回战略,让这女人先假扮成酒鬼和他在男厕偶遇,现在又搞这么一出捉奸大戏。

就算如此,他也不会看上这女人的。

“滚……”

嫌弃的松开白兮,厉天烨一脸的不耐烦。

谁知,失去钳制,酒意上涌的白兮一个站立不稳,不受控制的又倒向了他的怀里,这让他不悦的拧起了眉头。

与此同时,白兮无意识的一抬头,正对上男人恼怒的俊脸。

倏地,男人那张英俊的脸在她模糊的视线里,与她记忆中某张脸重合了。

蓦地,她半眯着惺忪的醉眼,双手习惯性的攀上男人的脖颈,贴在他耳边软软的叫道,“亲爱的,你来了……”

这撒娇般的‘亲爱的’叫得厉天烨身子一僵,心神也有点乱。

这功夫,女人突然又抬起双腿像蔓藤一样缠上了他的腰,委屈的一瘪小嘴,声音带着哭腔,“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又想去找她了。”

“没有。”

薄唇轻启,厉天烨鬼使神差般回答了,说完他就后悔了,他为什么要搭理她。

脸色一沉,他想推开她。

但女人身上淡淡的幽香若有似无的传入他的呼吸间,让他的心神又一阵恍惚,再次失了神。

“亲爱的,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得到了男人的回应,白兮的小脸红红的,满是雀跃的在他耳根娇憨的低语,“亲爱的,今晚你留下了吧,她会的,我也会。”

女人的这句“她会的,我也会……”再加上,她鼻吸间呼出的灼热气息细细密密的拂过他的耳畔,让他的心,顿时好似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击过。

从未波动过的男性荷尔蒙,也在瞬间被刺激得躁动了起来。

那滋味,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

他的呼吸不知不觉粗重了些许,眸子也暗了暗,一低头,他重新审视了怀中的女人。

纤细性感的S型腰身,姣好的容颜乖顺的蹭着他的肩头,脸蛋红红的,美丽的眼睛氤氲着水雾,性感的红唇微嘟。

女人的这幅撩人姿态,令他喉头一紧,眸子又深了深。

身体也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连带着他的情绪上也出现了一些陌生的波澜。

“女人,你自找的,别后悔。”

对于主动投怀送报的女人,厉天烨头一回感到心头火热。

他本能扯起身上女人将其打横抱起,紧走两步,将女人扔到大床上,直接压了上去。

“宸,别闹,我们说好的,在新婚之夜给你。”

白兮醉眼朦胧的看一眼男人,小手抵住他结实的胸膛,娇嗔着伸手去推拒。

迷迷糊糊的,白兮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她和章宁宸打闹开玩笑的幸福时光。

每到情浓时,章宁宸都会这样把她直接扔到大床上。

听到女人嘴里叫着陌生男人的名字,厉天烨的身子一顿,停止的进一步的动作,毫不留恋的起身打算离开。

他就算对这女人有了感觉,也不想成为别的男人的替身。

“宸,别走……”

看到厉天烨要走,白兮急了,起身一把拽住他,将精致的小脸埋在了他坚毅宽厚的怀里,委屈的低语着。

同时小手不老实的滑向他腰间的浴巾……

飞扬的剑眉拧成了麻花,他深吸了一口气,蓦地按住她那只作乱的小手,用力一甩,“女人,你够了!”

“宸,你是铁了心要去她那里,说,我哪里不如她,身材,脸蛋,我都比她强,不信你看……”

感受到男人离开的决心,白兮突然红了眼,像疯了一样撕掉了身上的衣物,把36D的傲人身材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男人面前。

接着她踮起脚尖,捧住男人英俊的脸,主动送上了她的红唇。

“轰……”

女人豪放的动作像惊雷一样劈在厉天烨的头上。

让他好不容压下的邪火,再次有了燎原之势。

也不管女人之前把他错当成谁了,转身他眼神阴鸷的再次压了上来,声音暗哑得厉害,“女人,你成功的挑起了我的兴趣,手段不错,我成全你。”

“嗡嗡……”

在厉天烨擦枪走火的关键时刻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母亲打来的,“天烨,我和你爸旅游回来了,你在哪?”

“我马上到家。”

推开又粘了上来的白兮,厉天烨黑着脸,拿过手机给苏苏拨了过去,“给你三分钟,把你送来的女人弄走。”

……

翌日。

白兮在苏苏的公寓中醒来,就被苏苏急着带到公司去报道了。

办完入职手续后,苏苏给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设计部的同事后,就一指会客室,“白设计师运气不错,刚来第一天就有大客户指名找你,希望你能成功的为公司出第一份力。”

“苏经理请放心,这单子我一定拿下。”

白兮很自信的答应一声,就径直往会客室走去。

站在会客室的门口,她整理了下仪容,才去推开门。

门一开,一眼,她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举止端庄优雅的白敏。

当时她的气息就紊乱了。

她离开帝都已经四年了。

这四年她从未忘记白敏这些人带给她的伤痛。

纤葱般的手死死的攥着,她在心里默念,“这是她进公司的第一单生意,千万不能搞砸了。”

“姐姐,真高兴你回国了。”白敏佯装一脸惊喜的看向白兮,“之前妹妹在设计师的介绍上看到姐姐的名字,还以为是重名。”

看着白敏这张虚伪的脸,白兮恨不得上前挠出几个血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