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推宝科技有限公司

一品贵婿

第1章 不信命

“三天之内,交够摊位费,要不然,老子不仅宰了你,还要拿你那个丑妹妹还债。”

满脸横肉的光头撂下狠话又觉得意犹未尽,扭头深深地啐了一口痰吐在角落里的年轻人衣服上。

“废物,就你还特么宁氏集团女婿,我等着你来办挺了我。”

说完,狠狠地一脚踢在东方朔的煎饼摊上。

看着七八个小混混离开,他强忍着喉咙的苦涩,捡起一地被踢落的食材。

他推着煎饼车,走出夜市,心口好像被人一把抓住,说不出的痛。

生活不易,不能放弃。

刚走出这条街道不远,冷清的十字路口,突然迎面驶来了一辆红色敞篷法拉利,刺耳的轰鸣,耀眼的车蜡,在夜里异常炫目。

东方朔推着煎饼车,佝偻着身子,和从法拉利上走出来的一名褐发女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女人轻轻的关上门,瘦长洁白的美腿,仅跨了两步,就来到了东方朔的面前。

她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极为精致的面颊,这张面颊上,那双剪水般眸子明显写着一抹难掩的鄙夷。

“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此时的东方朔,低着头,恨不得把脑袋扎进面袋里,他实在不想让这个女人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回答的声音也一下子小了不少:“我忘带手机了。”

“明天晚上十点,有一场商业酒会,你需要陪我一起出现。”

绝色女子从车里取出一套新买的西装,领带,衬衣,一应俱全,光看布料都知道价值不菲,她伸出纤纤五指,直接递了过去。

东方朔咽了口唾沫,很小心的接过。

“咦,你的脸怎么了?”

东方朔暗叫不好,忙道:“没什么,不小心摔了一跤。”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朔心里一沉,只好侧过脸,有些怯弱的看向她,与此同时,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声音在跳动:她是在关心我吗?

“明晚的酒会不容有失,你自己想办法,把伤口处理一下,最好是掩饰干净,因为不论如何,你都不能在现场给我丢脸。”

啪——

一记无形的巴掌,打在了东方朔的脸上。

疼。

疼到骨子里。

“听见没?”

“听见了,听见了,你……哦不,宁大小姐,还有其他事吩咐吗?”东方朔用力的攥着西装,胸口有一团无名的焰火。

“没了。”宁语嫣柳眉轻蹙,接着道,“对了,明天酒会上的时候,你最好称我为亲爱的,或者老婆……但是仅此一次。”

“记住了。”

东方朔低着头,余光看着宁雨嫣高挑的身姿钻进跑车,几秒钟,法拉利像箭一样飞快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他站在原地,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几个月前,为了帮妹妹看病,走投无路的东方朔把自己卖给了秦城第一大家族,当了宁家的上门女婿。

宁雨嫣看中的,不过就是自己干净的出身,没爹没妈,还有随时可以捏死的社会地位。

自己只是宁家的一条狗,一条可以推出去送死的狗。

可是想想妹妹林曦,她就像天使一样,岁月静好,干净纯洁。

自己负重前行,又有什么关系。

把煎饼车锁上,东方朔骑着单车来到秦城大学KFC门口,兼职工装,开始第二份工作。

赚钱,成了他除了读书外,最重要的事情。

没办法,生活不易。

砰的一声,餐厅里的桌子被人撂翻。

“不长眼吗?”

店里突然爆发出一个男子的吼叫。

一个长相粗犷的男子紧攥着拳头,面上阴晴不定。

一名瘦小的女孩在他的对面,颤巍巍的欠着身,正帮他去捡地上的汉堡。

女孩的手刚放在汉堡上,男人皱着眉,一脚不偏不倚刚好踩在她的手上,瘦小女孩吓的脸色惨白,痛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这个女孩东方朔认识,是大一工程系的学妹,今天是她第一天在KFC上班,东方朔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走了上去。

第2章 被人当枪

“龙哥,你大人有大量,犯不着为难一个女孩吧?”

面前这个粗犷男子,是秦城大学大四的学生龙宇,家里在当地很有势力。

男子呸了声,凶狠的看向东方朔道:“这小妮子把可乐都洒我衬衣上,哟,这不是土鳖朔吗?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女孩哽咽道:“对,对不起,我赔。”

龙少皱着浓眉道:“老子的衬衣是李更新的限量版,市面上已经没得卖了。今天不让老子高兴了,我一定要打电话找校长开除了你。”

坐在里面的一个小混混猥琐地笑着说:“一看就是新生,一点规矩不懂,今晚是刚好是龙少的生日,你去开个房,晚上陪他喝点东西,这事就过去了!”

女孩的脸唰的红了,退了好几步。

“不可能,我不会的。”

“三八,装什么玩意!?”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女孩的脸上。

东方朔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挡在了女孩的身前,龙少一行三人立马就火了,抄起椅子朝东方朔的身上砸去。

“土鳖,逞英雄是吧?”

“一个农村人,还搁龙少面前装13,真是活腻了。”

“弄死他!”

因为在店内,又是工作时间,东方朔不敢还手,任凭三个人在自己身上拳打脚踢,他死死抱住脑袋。

一天被打了两次,为什么?

就因为自己穷,没有背景,就活该被踩在脚下当狗吗!

“大哥,停一下,这孙子好像被打晕过去了。”

“龙少,快停,今儿你生日,别摊上事,快走吧。”

两个小弟见事态控制不住,连忙拉着龙宇离开。

走到门口,龙宇狠狠地说道:“妈的,这孙子耽误老子泡妞的好事,以后见他一次,干他一次。”

三人走出门,刚才消失的经理赶紧从柜台走出来,指着东方朔道:“龙少你也敢招惹,这一片地皮都是他家的,我真是倒了血霉了,怎么就把你招进来了,你、你你被开除了,现在就给我滚!”

东方朔怔住了。

为什么,明明受欺负的是他,背黑锅的却也是他?

还没反应过来,经理就叫人把他拽起来,很不客气的推出了餐厅。

与此同时,餐厅门口,突然停了几辆漆黑的迈巴赫。

黑色迈巴赫车门正好打开,上面走下来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人,铮亮的皮鞋,就落在东方朔面前。

KFC的员工登时傻眼了。

不少人都觉得东方朔摊上大麻烦了,而那个经理为了不惹祸上身,竟然直接把停业整顿的牌子挂了上去,他一脸冷笑,没有半点同情。

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

东方朔傻了,十几个黑衣人立刻将他围住了。

第3章 打脸要打出好莱坞的感觉

而那名长相混血,谦谦君子般的中年人伸出手,仓皇的把东方朔扶了起来,他眼中含着泪光,身子颤颤巍巍。

“少……少爷,我终于找到您了,这些年,您,您受苦了。”

中年人激动的道:“开门,请少爷回去!”

等等?

尼玛的?

你们要干嘛?

光天化日的,绑架人口吗!?

东方朔都没来得及喊救命,就被四五个壮汉硬塞进了迈巴赫里,八字胡的中年男人坐在副驾驶,东方朔刚坐上车,四周的车帘立刻拉下,紧接着,八辆迈巴赫风驰电擎般的离开了秦城大学。

一路畅通无阻。

东方朔所坐的车位于八辆中间,另外七辆车以前后四三的排列形式,将他们包围在中心,这架势看起来堪比总统出门。

由于左右两侧各坐着一名职业保镖,东方朔此刻就算是想跑,也没有空隙可钻,他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等待着这帮人给他一个‘绑架’的理由。

“东方朔,20岁,身高178,体重64kg,智商160,血型Rh阴性,自小跟随母亲徐夫人长大,直到五年前徐夫人死于癌症晚期……”

坐在副驾驶的中年男子对着屏幕,悠悠的念着一系列信息,他的声音就像是复读机似的,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记录了东方朔的一生。

从呱呱坠地,到几分钟前。

偏偏这些事迹,无一不和自己吻合,东方朔感觉自己从小到大,身边就好像有个无形的监控器,偷偷的记录着他的一切。

他有些恐惧了。

“你们究竟是谁?”

东方朔按捺着震惊,定声道。

中年人回过头,面上没有丝毫感情,波澜不惊的道:“少爷,冒昧问一句,徐夫人带你离开家族后,难道从来没有向你提及过哪怕一次,关于你出身的事情吗?”

东方朔瞳孔微缩,面对这样的阵仗,他很难不紧张,想到自己的母亲,再回忆起那些年母子俩相依为命的生活,东方朔摇了摇头。

中年人叹了口气:“这些年,当真是委屈少爷了。”

东方朔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但看到这个中年男人对待自己的方式,以及身边两个保镖对自己恭敬的态度,他隐隐有了些预感。

“可惜,夫人走的太早,这些话,原本应该由她交代给你的。”

“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我叫斯蒂芬,暂时是您的贴身管家。”虽在车内,中年人还是欠了下身,做了个西式的躬身礼,然后道,“确切的说,您确实是一个私生子,而且,是东方家族唯一的子嗣,您的父亲,东方询有三个继承者,但可惜,她们都是女子,按照东方家族古老的传统,家业是只能授予男人的。因此,我们奉命前来,想要将您迎回宗室。”

轰——

即使自己的接受能力足够强大,面对这样空前的排场,奇迹般的人生变化,东方朔一时间,有些活在梦里。

良久,他才反应过来。

“你们不是在拍电影?”

斯蒂芬终于露出笑容,看来这个青年的城府,并没有他的年纪那么不匹配,他掏出手机,示意东方朔也拿出手机。

几秒钟后。

叮。

短信提醒,东方朔狐疑的打开界面,一条转账信息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华夏农业银行,来自XXX的转账10000000.0元,实际余额10000200.0整。

“这只是你所有财富的零头,哦不,抱歉,零头都不到,但是,想要真正成为东方家族的继承人,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少爷,你准备好了吗?”

东方朔摆摆手,示意司机停车,他现在有点蒙,整个人云里雾里的,甚至还有种呕吐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坐迈巴赫,不适应,晕车了的缘故,还是看到那么多钱,一时间接受不了。

一千万。

直接到账。

就算是拍电影,也不是这么玩的。

很快,迈巴赫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这时正是早高峰,四面八方的催促鸣笛声不断涌来,一辆卡车气冲冲的驶近,交通即将拥塞。

“妈的,前面怎么回事?到底走不走呀!”

“交警呢?快找辆托运,把前面那几辆装13的车拎走!”

“有钱就是爷吗?再不开走,老子一脚油门送你们上西天。”

“草,奔驰车里的人都死了吗?都特么动一动……”

周遭乱成一团,还有不少人下来查看状况,有几个更是怒气冲天。

突然间,七辆迈巴赫上跳出三十来名西装保镖,这些保镖一下车,立刻掏出武装工具,在一名队长的命令下,很快保持住阵型,将以东方朔为中心的迈巴赫包围中间。与此同时,这三十人握着美式特种兵武器,开始清理两侧人群,几秒钟前,一辆卡车上跳下来的司机,手里正拎着钢棍,出来的时候,他气焰正嚣,要找这帮堵路的家伙算账,结果看到对面冒出来的都是武装分子,大叫了声娘耶,撒腿就跑。

东方朔捏着人中,终于让自己清醒了过来,他现在很想找个地方冷静一下。

“我爸叫东方询?”

中年男人温声嗯了下。

“东方家很有钱?”

“不算。”斯蒂芬犹疑了下,继续道,“实际上,用有钱来衡量你的家族,说过不去,它们不过就是一个数字。”

东方朔心里呵呵,钱,就是一个数字。

这个B装的有点过分。

很多年前,他从母亲的口中也多少了解了一点关于生父的事情,但都是皮毛,只知道他挺有钱的,因为母亲出身不好的原因,于是抛弃了她,致使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给他灌输那个所谓的父亲是个王八蛋的概念。

东方朔内心对那个父亲没有一点感情,对什么继承财产也没兴趣,有了这一千万,他可以和林曦过着殷实的生活,可以直接和宁家断绝狗屁赘婿关系,还能让什么KFC经理、龙少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当舔狗。想到这儿,为了打消自己对这个男人最后的疑虑,东方朔直接道:“既然我是东方家族的继承人,那让你帮我办件事,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斯蒂芬怔了下:“这是我的荣誉。”

“秦城大学有个叫龙宇的,据说他们家资产千万,我想让他们家很快破产,并且让那个叫龙宇的要在我的面前磕头认错。”

斯蒂芬掏出手机,很快拨通一个号码,语气生硬的重复了遍东方朔的话,最后道:“要求,两个小时内办到。”

东方朔差点没乐出来。

两个小时?两个小时能让龙家破产,龙宇跪在自己面前?开玩笑呢,他不过只是随口说说,要真能办到,那这个自己从没听过的什么东方家岂不是一手遮天的存在,东方朔不由的再次怀疑这个管家,还有这帮人,到底是不是拍电影的,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