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推宝科技有限公司

将军家的小媳妇

第1章 不想嫁也不用寻死

秋收后的晚上,大石村的人都在村里的老槐树下乘凉,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着。

“周家那十八岁的老姑娘桂兰竟然嫁出去了,也不知嫁给谁了。”

“就是那一年前带着两岁儿子来山上住的那个猎户,还换了一头大野猪!”

“哎哟,好好的姑娘就这么被她娘留成了老姑娘,临了还给人当了后娘,我听人说那猎户以前可是杀过人的,你们瞅瞅他那吓人的模样哟!”

深山里,孤零零的木屋子,躺着一个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旧旧的褂子,面黄肌瘦的。

一个壮硕的男人端着一碗白米粥,拿了汤勺给女人喂粥。女人好似做了什么噩梦,手用力挥舞着。

周桂兰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男人,手用力往男人的脸锤去,男人敏捷地抓住她纤细的胳膊,往床上一按。

她一惊,连忙用另外一只手挣扎,那男人用拿碗的胳膊将她一按,两人的脸凑得极近,那男人的呼吸都喷到了她的脸上,温热的触感让她心里一慌。

“流氓!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就告你!”

周桂兰挣扎着,心里一片骇然。

她不是出车祸死了吗?为什么现在躺在床上,身上还有一个男人?

正想着,脑子一疼,她忍不住闭眼,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朝她袭来。

前几天徐常林扛了头大野猪跑去她家提亲,原主的娘立刻就答应了,奈何原主不想做后娘一头撞死在门框上。

原主娘也是个能耐的,竟然还是在今天把原主给抬到了山里。

消化完记忆,周桂兰在脑子里迅速整理信息,她竟然穿越了?今天晚上竟然就是她的洞房花烛夜?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她不能被这男人糟蹋了!

正想着,就感觉自己被压制的两只手被松开了,她立刻睁开双眼,正巧就对上了男人那如寒潭般的眸子里。

徐常林皱了眉头,开口:“我不会强迫你,不想嫁也不用寻死。”

这声音……简直就是男神音啊!

周桂兰一个声音控被徐常林的声音彻底镇住了,双眼都不自觉睁大,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

刚毅的长相,棱角分明的五官,还有这透过衣服都能看出来的好身材,简直就是男神级别啊!

心思正荡漾着,就听到旁边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爹……”

周桂兰花费了巨大的力气从男人脸上移开视线,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眸子再次睁大。

好可爱的奶娃娃,黑葡萄般的眸子,软乎乎的身子,看向她的眼神怯生生的,让她小心肝颤了颤。

这简直就是坐享一个俊朗得不像话的老公,和一个萌化了的奶娃娃啊!

“不走,我坚决不走!”

才刚来这个世界,她一没钱,而没地方可去,这里有美男又有小奶包,她当然不会走了!

周桂兰向小奶包伸出魔爪,在他脸上来来回回的摸,那光滑的感觉让她心里忍不住一阵叹息,手感简直太棒了!

“以后,我就是你亲娘了!乖,来喊一声!”

小奶娃身子往徐常林的身后躲。

周桂兰讪讪收回手,正考虑怎么哄小奶包,她的肚子就饿得“咕噜”直叫。

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想说点掩饰的话,旁边的徐常林就将手里的大碴粥递给她。

周桂兰咧嘴一笑,接过那碗粥,舀起一汤勺粥就往嘴里送,坐在床上的小奶包盯着周桂兰碗里的粥,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察觉到小奶包的目光,她舀了一汤勺粥,递到小奶包的面前。

小奶包偷偷打量着周桂兰,随即就转头去看徐常林。

“娘给你的,吃吧。”

周桂兰一笑,蜡黄的皮都扯了出来。

这小奶包简直要把她萌化了,如果能让他喊她一声娘,那简直就太幸福了!

小奶包犹豫了下,试探地凑过来,小小的嘴就着那个汤勺喝了上面的粥。

娘真好……

小奶包白皙的小脸上升起两团红晕,让周桂兰恨不得抱起来狠狠亲两口。

两人就这么分完了一碗粥,周桂兰再次摸了摸小奶包的头,软软的头发让她的心更软了几分。

她拿着空碗,刚想从床上爬起来,徐常林接过她的碗,几步走到桌前放下,随即开始脱衣服。

周桂兰急了:“你!你要干嘛?!”

第2章 这是要饿死人的节奏啊?

徐常林将外衫放到凳子上,语气都是冰冷的:“天亮了你就可以回去,再找人家嫁了。”

说完,不等周桂兰反应,就一把将小奶包抱着放到正中间,吹灭了煤油灯就躺在了床的最外面,冷冷吐出两个字:“睡觉。”

小奶包听话地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刚刚好像是她想多了……

周桂兰默默在心里鄙视自己,再想到徐常林的态度,她心里了然,大概是原主的自杀伤到了徐常林。

身子疲惫地狠了,她顺势躺了下来。

这床只有一米三左右,三个人睡有点挤,动都不能动,木头枕头又高又硬,很不舒服。

听着父子两人的呼吸渐渐平缓,原本以为会睡不着的周桂兰,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黑暗中,那睡在外面的男人睁开双眼,看向睡在最里面的女人方向,随即再次闭上了双眼。

周桂兰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床上的小奶包还睡着,而徐常林已经不见了,昨晚看到的墙上的弓箭也不见了。

她起身,梳洗完了之后,才发现桌子上有两碗大碴粥,她喝了一碗后,再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这才发现整个屋子里只有半袋子苞米。

“这是要饿死人的节奏啊?”

刚哀嚎一嗓子,就听到外面的一个男人的怒吼:“周桂兰,你给我滚出来!”

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就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往外拽。

床上的小奶包被这一声怒喝吓醒了,脸上都是惊慌。伸出小手就抓住了周桂兰的另外一只手。

那男人一怒,一把就把小奶包往后一推,小奶包被一股大力袭来,整个身子都往后滚,后脑勺狠狠撞到了墙上,发出“嘣”的一声闷响。

“小奶包!”

周桂兰看到小奶包疼得小脸皱成了一团,惊呼出声,大力挣扎起来。

那男人抬起大巴掌就往周桂兰脸上扇过来,嘴里还叨叨骂着:“你个贱婆娘被睡了就心疼这个野种了是吧?小荡妇!”

胳膊上的疼痛和小奶包可怜的模样让周桂兰心里的火蹭蹭往上涨,她快速出手,狠狠一巴掌就打在了那男人的脸上。

一声脆响,让男人都蒙了,随即就是更大的怒火。

他一把将周桂兰扑倒床上,伸手就去撕扯她的衣服,臭烘烘的嘴就往周桂兰的脸上凑。

从来都是他打女人,今天,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打了?

“你这个贱婆娘,敢打我?今儿个看我不折腾死你!”陈有栓一只手已经解开周桂兰的腰带,手就要往周桂兰的衣服里面伸进去了。

周桂兰右手摸到那个又重又硬的枕头,狠狠咋向那男人的头,那男人被砸懵了,周桂兰奋力推开他,下了床,拿了那木头枕头狠狠朝着他的两腿砸去,木屋里响起一声惨叫,惊得附近的鸟扑腾扑腾全飞远了。

看到床上抖成筛子的老男人,周桂兰将木头甩到床的另外一头,冷哼:“敢欺负到老娘头上,老娘就让你断子绝孙!”

那男人疼得冷汗直流,哪儿还有力气回周桂兰的话?

周桂兰一伸手,就将小奶包抱了起来,冷冷瞥了眼在床上缩成一团的男人,转身出了屋子。

从原主的记忆里,周桂兰知道这男人是大石村的老鳏夫陈有栓,十年前把自己老婆打死了就一直没讨到媳妇儿,周桂兰的娘收了他一袋子苞米就把原主许配给他了,结果被徐常林的一头大野猪给截胡了。

大概是不甘心,竟然过来想强她,那就让他明白什么叫蛋疼!

第3章 这就是对我耍流氓的下场!

小奶包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好似是被吓着了。

周桂兰安抚着拍了拍他的背,将他放到旁边的木凳子上坐下,用葫芦瓢从缸里舀了一瓢水倒进锅里,拿了堆在墙边的柴火往灶台塞去,想烧点水给小奶包洗澡。

合着屋子里的嚎叫,艰难地用打火石点燃柴火,烧着开水。

塞了木柴到灶眼里,她回去,把木桶费力得搬了出来,装了一桶水,给小奶包洗澡。

小奶包自己乖乖帮着搓自己的小短腿,周桂兰帮着小奶包搓着他的小肩膀。

把他里里外外都搓洗干净了,帮他擦干,无视躺在床上嚎叫的男人,去柜子翻找着。一打开柜子,就只见到里面挂着一套徐常林的中衣。

“竟然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

周桂兰扶额感叹了一句,拿了徐常林的上衣,给小奶包套上。

那衣服穿在小奶包的身上,松松垮垮的,在地上拖着。

周桂兰将小奶包放在凳子上坐着,回屋拿了盆放了水,用一块布包着草木灰,泡在盆里的水里,这才搓洗着小奶包的衣服。

小奶包晃荡着两条小短腿,认真地看着周桂兰的动作。

周桂兰洗完衣服,放到树枝上挂着晾晒之后,回屋拿了个木盆,蹲到屋外的地上,拿了个树枝就扒拉土开始挖蚯蚓。

前世的周桂兰可是农业大学毕业的,毕业后也一直在搞养殖,看到这个地方,她就双眼放光,这就是最好的养殖条件啊!

只要能在这儿弄起养殖场,那他们还不是想吃啥就吃啥,想喝啥就喝啥吗?

养殖第一步,就是养蚯蚓,到时候喂鸡!

小奶包凑了过来,看到周桂兰的动作稀奇,也学着周桂兰的动作,拿了个树枝巴拉土。

周桂兰抓着一个挖到的蚯蚓,放到小奶包面前,“乖儿子,怕不怕?”

只是这句一问完,她就发现小奶包看着蚯蚓两眼放光。

不愧是男孩子啊,竟然不怕这种软体生物!

刚感叹完,眼前就出现一只小白手,抓着一只蚯蚓递到她面前,奶声奶气:“送给娘。”

周桂兰简直母爱泛滥啊!他喊她娘了!还送蚯蚓给她!

这小奶包简直太招人稀罕了!

“乖儿子!”

周桂兰接过那个蚯蚓,放进空木盆里,“吧唧”一口就亲了小奶包的额头。

小奶包脸上又升起了两团陀红,娘喜欢蚯蚓,要多挖蚯蚓送给娘。

一大一小两人就蹲在地上划拉着黑土,一个个的蚯蚓被他们两人丢进了木盆里。

徐常林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大一小蹲在地上“玩泥巴”。

这女人竟然没走?

耳边响起一声声有气无力的呻吟,他眸子一沉,将那头梅花鹿放到空地上,就往屋子里走去。

听到声音,周桂兰回过头,就瞧见了徐常林进屋子的背影。

周桂兰有些心虚,拍了拍手里的土,带着小奶包就跟着进了屋子。

他们的木床上,陈有栓哼哼唧唧的,大概是嚎累了。

徐常林转头看向周桂兰,她神色如常:“家里进贼了,我顺道就收拾了。”

顺道收拾?

徐常林对比了躺在床上占据大半个床的男人,再对比周桂兰那单薄的体型,他沉默了。

这个小女人还真厉害。

周桂兰对着床上比了比拳头,恶狠狠道:“这就是对我耍流氓的下场!”

徐常林的眼皮抽了抽,总感觉这女人的话是对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