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推宝科技有限公司

绝品俗人

第1章 秦氏继承人!

“少爷!现在秦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是您!您的父母消失数天,您再不主持大局,可怕整个秦氏将要乱掉啊!”

一辆宾利,老管家语气带着几分哀求。

“我说过了,我不会继承秦氏集团的,与我而言,按照秦家的规矩生活,我更喜欢自由自在。”

坐在宾利的他翘起二郎腿,对老管家的话无动于衷。

秦氏集团资产万亿,是全国屈指一数的庞大集团

而秦天正是秦氏合法继承人。

万亿的资产说放弃就放弃,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他的那对眸子里,古井无波,深邃如同大海,气质与以往截然不同。

对他来说,万亿资产比不过自由之身,秦氏的规矩太多了,它并不适合秦天这样的人。

参军数年,经历数次鬼门关,他现在只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继承秦氏他就要行走阴谋诡计中,他早已经厌倦了。

“若是少爷您能继承秦氏,老爷和夫人都会很高兴的!”

老管家的话没有让秦天动容,他打开车门,走下去,“秦氏集团和我没有关系,至于我父母,想要逼我回去,来失踪这一套。”

秦老看了一眼秦天,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这件事怕是不能先说。

“少爷您要是想明白的话,给老头子我打一个电话吧。”老管家不再多说,无奈的摇了摇头,此事强迫秦天是不行的。

他从小看着秦天长大,深知秦天的性子,不想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做,软硬不吃,怕是这件事得另选办法。

“秦天你干嘛呢?怎么站在这辆车旁边?你知不知道这辆车有多贵?怕是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一道甜美愠怒的声音从一旁响起来,一会不见这秦天,他的胆子倒是贼大了。

上个厕所都跑来看宾利了!

这辆宾利至少数百万,哪怕擦破了漆,把秦天卖了都赔不起。

出现在秦天面前的是一位穿着休闲连衣裙的女孩,女孩直接将他拉了过去,让秦天和宾利保持几米的距离,生怕秦天擦花了宾利。

女孩怒瞪了一眼秦天,“秦天你能注意点吗?擦坏了这辆车,你是打算让我姐帮你还吗?”

“擦花了你赔得起吗?”

“真不知道当初我姐为什么会跟你结婚,干啥啥不行!”

她是秦天的小姨子,叫江心如。

对于江心如的话,秦天讪讪一笑。

这辆宾利是他父母的,就算砸了也不用他赔。

至于他为什么会和江心如的姐姐江月结婚?

这件事还是得回到三年前,三年前秦天和江月的一个赌约。

秦天和江月结婚,江家一大家子都是反对的。

一穷二白的秦天,能给江月带来什么?当然了,没钱是另外一回事,关键是秦天没有工作。

在江月的坚持下,江月父母也只能同意。

只是没有想到秦天在婚后依然没有工作,不满这一点的江月父母强迫秦天去工作,托关系介绍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没做几天就被开除了。

连续换了几份工作都是两三天就被开除,气得岳父岳母差点没原地升天。

江月一家子一致认为秦天是太废物做事能力不行才会被开除。

只有秦天知道,他父母想逼自己回去,不断从中作梗。

“行了,事情都做完了,回家吧。”江心如不耐烦说道,对于自己这个姐夫,江心如是非常厌恶的。

“嗯。”秦天应了一声,他和江心如今天一起出来,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过明天是他岳母的生辰,一家人决定今晚在龙祥酒店举办。

龙祥酒店虽然不是申城第一酒店,但也是有些名气,想要吃饭得要预定才能有位置。

今天周六原本是江心如和他姐姐江月陪江心如来。

由于江月今天临时加班,所以就让秦天跟着来了。

宾利上的秦老看着秦天少爷离开,无奈的摇了摇头,想他秦家的少爷,怎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只要秦天愿意,秦氏集体继承人的身份抛出来,又怎么会被人这样对待。

……

“我待会要和朋友出去,你在那个地方停车。”秦天启动了一辆二手车汽车,过了一个红灯路口后,江心如就说话了。

“妈说了,你不能出去,因为你……”秦天话没有说完,江心如就怒瞪了他一眼,“我的事情要你管?秦天我可告诉你,你不是我姐夫,你只是一个废物,没有资格管我。”

“但是妈说了,你必须回家。”

“窝囊废,行了,你不是怕我妈骂你吗。”江心如鄙夷说道,“这事我已经跟妈说了。”

秦天不说话了,停下了车。

江心如打开安全带,安全带被卡住了打不开,原本和秦天一起出来就让她很生气了,现在的情况更是让江心如火冒三丈,秦天伸手要帮一下,‘啪’的一声,安全带弹到了江心如的手,江心如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个废物!这点事都做不好?”江心如暴怒直接甩了秦天一巴掌,下车狠狠的关上了车门。

“心如来了啊!”此时,讥笑的声音在江心如背后响起来。

江心如脸色瞬间一变,转头一看,来的人正是自己的几个闺蜜。

她不是已经跟她们几个说了在星巴克见面吗?

“你们怎么来了。”江心如脸上勉强露出了笑容。

“咦?”其中一个女孩突然目光瞥向车上的秦天,“这个人……该不会是入赘你们家的姐夫吧?”

“心如,听说你姐夫一直靠着你姐姐养活,是不是真的啊!”另外一位长发的女孩当下嘲笑出来,“哟哟,都快三十岁的男人了,还靠女人养活,心如啊,你知道吗,王丽的姐夫从国外回来了,还是秦氏集团的旗下子公司的经理呢。”

“不是不是,这……这只是我叫的滴滴司机。”江心如连忙和秦天撇清了关系。

几位女孩当下‘哦’的一声,感到无趣。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江心如催促道。

三个女孩就先走了,既然不是江心如的姐夫,那就无趣了。

“废物,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姐夫,我在外边都抬不起头来!”江心如想着想着突然就发起火来骂道。

“你看看别人的姐夫,都是海归,更是秦氏集团子公司的经理的!”

秦天抿了抿嘴,江心如见状更是气愤起来,“废物!”

江心如气得直接走掉。

秦天抿嘴一笑,如果你知道我是坐拥万亿资产的秦氏集团继承人,就不会觉得我让你抬不起头来?

秦天摇了摇头,开着车回去了。

到了家中,秦天一打开门一道刻薄的声音就响起来,“怎么回事呢?心如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就是秦天的岳母。

“她跟朋友出去了。”

“你这个废物,我不是告诉你,不要让心如一个人出去吗?这丫头一天都没有让我省心过。”秦天的话语落下,就遭到了岳母指着鼻梁怒骂。

“她说已经跟你说了。”

“她什么时候跟我说的?好啊,你还学会对我撒谎了?”岳母林娇顿时大怒,“让你看好心如,这一点小事你都做不好,难怪三四份工作都让人开除,可真是一个废物!我林娇也是倒霉了八辈子血霉才有你这样的女婿。”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废物,当初就算是我女儿一辈子不嫁人,我也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

“趁机早早跟我女儿离婚,好聚好散!”

林娇没有给秦天好脸色看。

从三年前入赘到江家起,岳父岳母就从来没有给过秦天好脸色看过。

三年前,秦天按照约定和江月结婚,成了江家的上门女婿,但他和江月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半点夫妻之实,简简单单的牵手和亲嘴都没有做过。

江月需要秦天这个上门女婿来挡住父母的催婚。

夜晚,江月和江心如回来,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在看电视聊天,好不温馨,但这一切,秦天却只能在房间待着。

他和这个家庭格格不入。

江月上二楼走回自己的房间,一楼江心如突然喊道,“姐,你什么时候和那废物离婚!”

“因为他,我现在在所有朋友们面前都抬不起头了!”

“他是你姐夫。”江月撇了江心如一眼,直接进入了房间。

江心如的脸色一寒,她不明白自己的姐姐为什么要跟一个废物结婚,

房间内,江月看了一眼地板上玩手机的秦天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以后不要出去外面给我妹妹丢人。”

“如果你觉得我给你家丢人,我们可以离婚的。”秦天放下手机道。

“离婚?”江月楞了一下,冷哼了一声,“六年前,是你说喜欢我非我不娶的,对我至死不渝,怎么,现在居然敢提离婚了?”

秦天摇了摇头,六年前他的确是喜欢江月,和江月有一个三年的赌约,两人都没有结婚的话,就原地结婚。

结婚后江月对秦天的态度很冷淡,哪怕秦天被岳父岳母羞辱,江月都没有出口维护他。

秦天没有后悔做这件事情,但不代表他想当一个舔狗。

“很好。”江月怒瞪了秦天一眼,“既然你想要离婚,我成全你,不过现在我的公司在上市阶段,过几天我会跟你去民政局的。”

第2章 赵塘!

“明天就是我妈我的生日了,卡有两万,去买件像样的礼物,别丢人。”江月直接丢下银行卡,爬上自己的床。

秦天躺在地板上,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江月因为公司的工作又再一次去加班了。

林娇瞥了一眼秦天,“睡得跟猪一样,自己的媳妇还没有吃早饭就出去,你还真敢睡。”

林娇的语气阴阳怪气,秦天对此没有说什么,岳母无故怒骂秦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一旁的江镇,也就是秦天的岳父没有说啥,则是把玩着手中的陶器。

岳父是一位古董爱好者。

他已经是将秦天这个女婿当成空气的存在。

秦天出门,他去买早餐去了,给江月带出。

虽然跟江月提出了离婚,本质上他还是江月的老公也存在一丝的情感。

江月的胃不好,不吃早餐只会加重她的情况。

公司楼下,保安和前台小姐没有拦截秦天,他们早知道总裁有一位老公,而且还是上门的,心中十分的鄙夷。

他们的总裁多厉害,一位女强人,将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三年的时间,如今快上市了。

如此优秀的女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废物的老公呢?

还是刚才来的那位更加适合总裁。

“你来干什么?”四楼的办公室内外头,男人脸色冷漠,十分的厌恶说道,“没事赶紧回去,别给总裁丢人。”

这个男人是江月的秘书田冲,他看不惯秦天这种吃软饭的废物。

秦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给我老婆送早餐。”

秦天说完就要打开办公室的门,被一脸不悦的田冲给拦下来,“不用了,赶紧的走。”

“总裁正在谈生意,你回去吧。”

秦天皱了皱眉头,这个秘书再讨厌自己也不至于不让江月吃早饭吧?

不过秦天还是打算把早饭留下来,还没有行动,秦天就听到办公室里头一男一女有笑有说的声音响起来。

秦天的耳力非常好,声音细小也听出一二,这哪里是谈生意?分明是在叙旧。

秦天的内心一阵不舒服,婚后江月至始至终都没有给他好脸色看,面对其他男人却有说有笑。

心里有没有将他作为老公看待?

秦天将办公室门直接推开,田冲一怒,“废物你在干嘛?坏了这桩生意,你有能力负责吗!”

办公室内,江月看向门口,看到秦天,原本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厌恶于冷漠。

这一幕扎痛了秦天,和江月结婚三年,作为老公的他,居然不如她一位男性朋友。

秦天的目光落向江月对面的男性,身上一身不俗的名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你来做什么?”江月率先开口。

“妈说你没有吃早饭,所以我给你带来了。”秦天说道。

“不用了,你回去吧。”江月不耐烦的说道,这时候,秦天看到了桌上的刚吃到一半的早餐。

以江月的性子,她是不会买早餐的,田冲虽然作为秘书,但江月从没有让田冲购买过早餐。

很明显,江月桌上的这一顿早餐是这个男人买的。

秦天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嘲。

以往他给江月带来早餐,都会被江月拒绝,直接赶回家去。

“你就是月儿的老公?”此时坐在江月对面的男子突然站起来,伸出手来,“你好,我是月儿大学时期的同学兼男闺蜜赵塘。”

“几年前出国,昨天刚回来,来看看月儿。”

赵塘虽然要和秦天握手,但脸上却充满了嘲讽之色,同时他的话中也是给秦天摊牌,挑明他和江月的关系不一般。

秦天无视了赵塘,看着江月,“你吃过了?”

赵塘就这样被无视了,他的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眼中充满了怒火,一个废物居然敢无视他?和他握手,那是他三生有幸!

“月儿你这老公性子很高傲啊。”赵塘阴阳怪气的说道,“不知道从事什么‘高薪’工作呢?连我跟他结交都不配呢。”

赵塘将‘高薪’两个字咬得很重,他早知道秦天没有工作,就是要让他难堪。

“赵总您说笑呢,您年纪轻轻的就掌管着一家企业资产过亿。”田冲此时跳出来说道,“他就是一个废物,三年来靠着我们总裁养活呢,哪里是您不配和他结交,而是他不配和您结交呢。”

田冲早就看不惯秦天这个废物了,一个废物居然能迎娶他们的总裁,简直是癞蛤蟆吃天鹅肉。

赵塘来公司找江月,田冲作为一个男人,很清楚赵塘对江月有意思。

如果被赵塘这样优秀的男人抢走江月,田冲自认不如,但秦天是一个废物,何德何能呢?

秦天冷漠的看了一眼田冲,钱对他而言只是一串数字。

只是秦天不想继承,秦天要是继承了秦氏集团,赵塘能见到秦天?

“秦天赶紧给赵塘道歉!”江月怒瞪一眼秦天。

“我为什么要给他道歉?”秦天好笑的看着江月,“你没听出来他的话,在嘲笑我吗?”

“嘲笑你?”江月摇了摇头,一脸冰冷,“赵塘和你握手,那是礼貌,你刚才的行为很没有教养知道吗?”

“况且我没听出赵塘有嘲笑你,那是你自己想多了,就算赵塘嘲笑你,也是你自己的活该。”

“赶紧道歉!”江月看着无动于衷的秦天更是火冒三丈。

“好了月儿,算了算了。”赵塘跳出来做和事佬,“既然他不想和我道歉就算了,没有必要伤了你们夫妻的感情。”

“既然赵塘都这样说了,那你赶紧滚回去。”江月冷冷说道。

秦天看了江月一眼,摇了摇头,走了出去,赵塘看着秦天嘴角露出了冷笑。

下午秦天又来公司找江月了,他来到公司,赵塘并没有离开,而是待在江月的办公室。

不过,秦天无视了他,而是对着江月说道,“妈说下午让你回去,走吧。”

江月冷淡的美眸看着秦天,今天是母亲的生辰,要早一点回去。

“嗯。”江月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突然赵塘说道,“也到了午饭的时间,一起去西餐厅,顺便谈谈后面的合作?”

赵塘指了指手腕上的价值百万的劳力士,“吃个饭不耽误时间。”

江月没拒绝,三人出了公司,原本秦天打算上车的,赵塘此时开口说道,“秦先生这是打算和我们一起去?这怕是不太好吧?”

“江月是我老婆,赵总你和她孤男寡女的更加不合适。”秦天直接回怼,而江月不乐意了“秦天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我和赵塘两人孤男寡女的?”

两人的对话,引起了公司门口的保安和前台小姐的注意,纷纷露出了戏虐的笑容,废物连自己的老婆都快被人给抢走了。

“秦先生怕是误会什么了吧?”赵塘脸色有些难为情说道,“我和‘月儿’并没有什么,只是同学和闺蜜的关系。”

赵塘将月儿两个字咬得很重,这明摆的是在告诉秦天,我和你老婆就是有点关系,你能怎么样。

“秦天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给我回去!”江月怒声直道。

秦天看了看江月,“江月你记住,我是你老公。”

江月愣住了,她是不是做了有些过火了。

她虽然不喜欢秦天,但秦天好歹是自己的老公,刚才她的行为完全没有顾及到秦天的感受,看着秦天离开的背影,江月摇了摇头上了赵塘的车。

……

两点钟江月回来了,现在他们全家都准备去龙翔酒店。

江月在房间看了一眼秦天,“给我妈准备的礼物备好了吗?”

秦天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看,理了理领带点了头,江月沉默了一会说道,“今天在公司我并不是有意的。”

“你和赵塘谈生意我不管,但我希望你有点自觉。”秦天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们离婚后,你想和赵塘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但现在你是我法律上的妻子。”

“不是……”江月冰冷的脸有些难看起来,“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和赵塘有什么?”

“如果不是公司上市出现了点问题,我会这样吗?你一天到晚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做,知道我忙前忙后经营这家公司有多困难,多辛苦吗?”

“你哪怕要是有么点能力能帮助我,我会这样吗!”

“你要是觉得我的行为伤到你作为男人的自尊,那放心,在没有离婚前我会注意的。”

“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随着江月的怒吼,秦天走了出去,‘砰’的巨响,房门被江月狠狠关上,秦天背对着门听到了江月的哭声。

这家公司是江月大学毕业后就创办的公司,上市出现问题,对她的打击是非常的大的,她所承受的压力都是巨大的。

听到江月的哭泣声,秦天心头一软背靠门,“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忙,我会帮你。”

秦天出去了,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我需要你帮办帮一件事,后面继承秦氏集团的事情,我会考虑的。”

第3章 生日宴会!

龙翔酒店,岳父岳母先到了龙翔酒店。

旁晚时分,秦天和江月到龙翔酒店,进去的时候,父母和一些朋友已经聊起来了。

隐约听到了,“天啊,居然是硕士!”

“这可不得了啊,我们居然跟硕士一起吃饭,还是如此年轻的硕士!”

“那是当然,塘哥可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江心如此时插话道,心中十分鄙夷秦天,“不像某人,高中都没有毕业。”

“唉,这一点秦天你真的要学学人家小塘了,很上进,他要是有人家小塘一半就好了。”

“叔叔阿姨们话不能这么说,虽然学历很重要,但并不代表没有学历就不能赚钱,当然了没有学历肯定是赚不到一个亿的。”赵塘哈哈大笑说道。

“瞧瞧我们的高中生来了。”江月阴阳怪气的说道。

眼前这个英俊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早上出现在江月公司的赵塘。

林娇对待赵塘十分的亲切,好似赵塘才是她的女婿一样。

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怪。

秦天看向江月,江月摇头,赵塘的出现她真的不知道。

赵塘冲着江月打招呼,“阿姨邀请我来的,我这样不请自来,月儿不会生气吧?”

“怎么会呢,既然是我妈邀请你来的,那就是客人。”江月笑道。

“小塘啊,你这说哪里话呢?月儿这丫头哪里会生气?她高兴来不及呢。”林娇笑着说道。

“江月来了,这是秦天今天打扮的可真帅啊,两人在一起还真是郎才女貌啊。”

邻居看到秦天和江月的到来,客气的称赞了一句,但是看向秦天的目光却很怪异。

林娇听到邻居的话,脸色有些难看起来,笑容也是带着不自然。

“月儿到了妈这边来,你和小塘都是年轻人,有话题,过来。”林娇冲着江月招了招手。

此时所有人的脸上更加戏虐的看着这一场好戏,江月的老公秦天还这里呢,老婆就当面被人给抢走,不知道秦天会怎么做。

“妈,江月是我老婆。”秦天淡淡开口,却被林娇瞥了一眼,“怎么了?难道我不知道吗?”

“你是觉得我让月儿跟小塘坐在一起怎么了?”

“妈!”江月看了一眼林娇,意示她这种场合要给秦天留点面子。

“你过来!”林娇怒斥了一声,“你和小塘是大学同学,之间的关系不能断,要多熟络熟络。”

江月看向一言不发的秦天,最终选择坐在赵塘面前。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对秦天露出了嘲笑的神色。

“你不要误会,赵塘是我大学同学。”

“你跟他解释个什么劲?”林娇怒瞪一眼秦天说道。

秦天默默落座,赵塘目光扫向秦天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人到齐,服务员也开始上菜了。

所有人动起筷子,气氛却异常的怪异。

江月和赵塘做一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人才是一对的呢。

江心如看到这一幕特别的舒服,早早让这废物和自己姐姐离婚,省的她出去外面抬不起头来。

江月冲着秦天使眼色,秦天会意,上前将礼物递过去,“妈生日快乐。”

林娇板着一张老脸,“放那吧。”

“江太太命好,女儿孝顺不说,连女婿都这么孝顺啊。”

众人一顿客气话,让林娇笑得很不自然,心里头不是滋味。

“江太太拆开来看看啊。”

林娇把礼物拆开,礼盒中放着是一条项链,亲朋好友立马惊呼道,“这条项链价格至少要两万吧!”

“上次我去珠宝店店看到过,一直没有舍得买!”

“这女婿真是好孝顺,都说女婿是岳母的半个儿子,果然没错,两万的项链说买下就买下啊。”

“是啊是啊,江太太好生福气啊,有这么一位好女婿。”

林娇笑得很牵强,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看着一家子这么高兴,江月嘴角也露出了笑意,秦天总算是做了一件不错的事情。

至少没有在亲朋好友面前丢人。

“两万块?”然而,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来,“能有多孝顺?两万块钱,又不是花他的钱,还不是花我姐的。”

“心如!”江月瞪了一眼心如,现在的场合根本不适合说这些。

“怎么?我说错了吗?”江心如也是不满的瞪了回去,“整天在家什么都不干,能有什么收入?还不是花姐你的钱!”

父母此时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她们虽然不喜欢秦天,家丑不可外扬,江心如的这个行为无疑是让他们一大家子丢尽的脸面。

众人的脸色古怪起来,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可,看向秦天的目光变得怪异起来。

“合着刚才是演戏,这女婿花着丈母娘家的钱,在家里什么都不干,专门吃软饭啊,连礼物都要花丈母娘家钱啊。”

林娇怒瞪了一眼秦天,她没有去怪江心如戳破这一点,将一切的源头怪罪到秦天身上。

要不是秦天是一个废物,至于丢脸丢到姥姥家去。

秦天没有说话,对于这种情况他早就习惯了。

他并不会跟岳母和小姨子计较。

江月暗暗摇了摇头,心中有些失望起来,刚才在家里秦天表现的很硬气,现在到了这里却逆来顺受,他还是太窝囊了。

想起秦天在家说要帮自己的话,江月更是抛到云霄之外去,就他这样能帮到自己什么?

“对了阿姨,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赵塘从身上拿出一个礼盒,打开放在了林娇的面前,里头放着的也是一条项链。

“哎呀,小塘啊,这人来就好,怎么还破费送礼物呢?”林娇嘴上虽然不乐意说着,但却笑开了花。

“这……这是!”突然一位邻居大惊说道,“这项链上的宝石是真的吧?是真的蓝宝石吗?”

“没错,的确是真的蓝宝石,这次我知道阿姨的生日在今天,早在一个月前就请国内知名的设计师制作了这一条项链,宝石不仅仅是宝石,链子更是用白金打造。”赵塘的目光朝着秦天扫了过去。

“这……这很昂贵吧!”林娇也是吃了惊,连忙摆手拒绝,“不行不行,小塘这项链我不能收。”

林娇虽然拒绝,但那双眸子却没有离开过那条想项链。

“阿姨这条项链也不贵,才几百万,况且这条项链很符合阿姨你的气质。”赵塘笑的,“这可是我为阿姨量身打造的,阿姨不要拒绝,这算是晚辈的一番心意。”

“这这这……那好吧,阿姨就收下这份心意了。”在所有亲朋好友的羡慕之下,林娇爱不释手的拿着这项链。

“小塘既然这是你的心意,那你就帮阿姨戴上吧。”

赵塘点了点头,帮林娇戴上了那条蓝宝石项链。

“哇,江太太这条项链真的是太符合你的气质!真的是量身为你打造的啊!”

“就是啊,感觉江太太戴上这一条项链简直是年轻了好几岁呢。”

林娇笑了,笑得特别的开心,比起自己女婿送自己项链更加的开心,这才是自己想要的佳婿。

“妈你真好看!”江心如此时也跳起来说道。

目光看着赵塘充满了崇拜,看看,这才是她想要的姐夫,至于秦天那个废物,赶紧从自己姐姐身边滚蛋!

一桌人无不是围绕着林娇脖子上的项链称赞着,至于秦天那条两万的项链,早已经是被遗忘了。

“小塘啊,这条项链几百万,现在你在做什么啊?”林娇拍了拍赵塘的手说道。

“也没做什么,就是我爸仅几年做了一笔生意,赚了一个亿的小钱。”赵塘不以为然说道。

“天啊!一个亿的小钱!”

“这一个亿就算是我赚几辈子都赚不来啊!”

“小塘以后是打算继承公司吧。”

“妈,这条项链我不建议你带出来。”秦天此时站起来说道,“这条项链是假的。”

“别说几百万,一万都不值。”

秦天拳头在桌底下紧紧握起来,他哪里会不知道赵塘的意图,今晚就是冲着江月而来,更是想要让他难堪。

秦天已经是处处忍让了,但这赵塘却不知尺度,一二再而三的触犯自己,当自己是软柿子吗?

“废物你说什么?”林娇脸色突然的一变,“几百万的项链你居然说是假的?”

“秦天闭嘴,不要惹妈不高兴。”江月冷冷的看了秦天一眼。

江心如一脸的冷笑,假货?赵塘哥会买假货?待会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废物怎么收场。

岳父江镇也是因为秦天的话吹胡瞪眼起来,“还不嫌丢人吗?”

“江太太你这女婿好像不乐意了。”此时一位亲戚阴阳怪气说道,“这是看到小塘有钱酸了吧。”

“妈你相信我,这条项链真的是假的。”秦天不理会亲戚说的话,而是继续说道。

“废物闭嘴!”林娇一脸难堪当场骂了起来,“你就这点出息,人家小塘赚钱了那叫有本事,别在这酸,有本事你也赚个几百万!”

赵塘此时跳出来说道,“我这条项链是真的,如果你因为我有钱你就酸我,你说我这条项链是假的,你有啥证明?”

一开始在秦天说项链是假的,他还有点心虚,不过想一想这废物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要知道,这条项链可是他花了将近一万让人做的,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真假。

何况是秦天这个废物呢。